易轶律师

免费咨询电话: 13240154941
知名婚姻家事律师 执业13年已成功办理1000+案件
您的位置: 首页 > 婚姻专栏

北京资深婚姻律师解答:离婚后,共同饲养的宠物怎么分?

返回列表 来源:易轶律师网站 发布日期:2022-09-02 09:39:02

  近日,微博上披露了一宗关于离婚后争夺宠物的案例,一对80后夫妻要分手,原本可以协议离婚,双方却为了争夺一只养了4年的柯基犬闹上法庭。将宠物作为财产进行分割的案例,着实让家理律师哭笑不得,不过随着随着居民收入的提升及人口结构的变化,越来越多的人将陪伴的渴望寄托于宠物。 

  数据显示,自2013年以来,宠物主的数量以每年200万至400万的趋势不断增长,其中很多人都将宠物视作孩子,用类似亲子的抚育关系对待宠物,宠物情感角色的属性也不断增强。上海七方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胡晓萍指出,对宠物“抚养权”甚至“探望权”进行立法将不再是天方夜谭。为此北京家理律师事务所所资深婚姻律师易轶律师对该案例进行了分析。

  案情简介

  徐某女和李某男曾是一对恩爱夫妻,两人于2015年结婚,婚后未生育子女。因为喜爱宠物,夫妻俩婚后共同饲养了一只可爱的柯基犬,把它当成孩子一样对待。

  后因多种原因,徐某女和李某男的感情破裂,双方对离婚以及房子、车子等家庭财产的处置都没有分歧,却在柯基犬的归属上无法达成一致,互不相让。于是,两人闹上法庭,争夺柯基犬的所有权。

  徐某女表示,柯基犬是她买的,平时也是她照料,早已将它视为家人,感情深厚;李某男平常工作繁忙,空下来只喜欢打游戏,对柯基犬缺少照顾,离婚后狗狗的抚养权应该归女方。

  李某男则表示,虽然他日常照料柯基犬吃喝拉撒的时间较少,但会经常陪着它出门遛弯,自己同样将它当成家人,视为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要求离婚后狗狗的抚养权归男方。

  浙江衢州市柯城区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认为,根据民法典规定,夫妻双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购买、饲养的宠物应当归类为“其他应当归共同所有的财产”,但宠物有生命,不同于其他能以金钱衡量的共同财产,柯基犬对于这对小夫妻而言不仅是一个‘物’或者财产,更多的是心灵寄托,就好比他们的孩子一样。因此,可参照孩子抚养权纠纷来处理。

  鉴于柯基犬由女方购买、平时也由女方照顾较多的事实,同时兼顾生活环境等因素,法院最终促成双方达成调解:柯基犬归徐某女所有,李某男每月向徐某支付柯基犬的照看费用,直至它去世;柯基犬产生的医疗费,由双方各承担一半。

  此外,双方还口头约定,在徐某女正常作息时间内,李某男只要提前联系,都可以前去探望柯基犬。

  易轶律师分析

  离婚案件中夫妻双方共同饲养的宠物该如何定性,如何分配?随着近年来饲养宠物的人越来越多,这是一个不容忽视、也不能回避的问题。

  当夫妻双方在诉讼离婚时对宠物的处置无法达成共识时,各地法院主要持以下三种观点:

  其一,部分法院认为宠物作为特别的财产,其价值无法确定,因此法院审理过程中不对宠物的归属进行处理【典型案例:(2019)辽1002民初1398号案件】;

  其二,部分法院将宠物定性为一般财产,又因宠物价值无法确定,则在庭审过程中由双方对宠物价值进行竞价活动,竞价较高者获得宠物的所有权,并给予另一方相应折价款。【典型案例:(2015)镜民一初字第01675号案件】;

  其三,部分法院认为宠物属于《民法典》第1062条第五款规定的“其他应当归共同所有的财产”,但因宠物不同于一般财产,应综合考量夫妻双方意愿、宠物的购买、照料情况等因素确定适合抚养宠物的一方。【典型案例:本文话题引入的案件、以及(2019)辽0803民初1758号案件】。

  司法实践中,大多数法院采纳了第三种观点。

  家理认为,有生命的宠物显然与其他物不同,应属于民法上的“人格物”。所谓“人格物”,是指一种与人格利益紧密相连,体现人的深厚情感与意志,其灭失造成的痛苦无法通过替代物补救的特定物。

  不论在立法还是司法上,宠物作为人格物都有例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条规定:“具有个人象征意义的特定纪念物品,因侵权行为而永久性灭失或者毁损,物品所有人以侵权为由,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受理。”

  由于宠物身上承载着人格利益,它的死亡能给人带来精神损害,对于侵权导致宠物的死亡也适用精神损害赔偿。例如,有个案件中一只金毛犬在托运时死亡,主人向法院请求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主张,得到了法院的支持。从该判决中可以看出,法院也从侧面认可了宠物具有明确的人格利益。因此,离婚分割时,判决宠物的“抚养权”比处理宠物的“所有权”更为合理。北京资深婚姻律师解答:离婚后,共同饲养的宠物怎么分?

  相较于宠物抚养权的归属问题,宠物“探望权”的确定更为棘手。

  本文开头案例中,徐某女和李某男最终对柯基犬的“抚养”和“探望”均达成了协议,但法院仅将柯基的“抚养权”写入调解协议,“探望权”却未写入,只系双方的口头约定。

  从法理角度而言,探望权是与抚养权相对应的一项权利,是抚养权的自然延伸,也是与抚养权必然配套的一项权利。它的产生基于夫妻婚姻关系的解除,夫妻离婚,一般会导致夫妻其一方失去抚养权,但失去抚养权的一方仍然可以享有探望权。本文案例中,当法院以亲属法为依据裁判宠物抚养权时,从逻辑上自然可以推出对宠物的探望权亦可成立。

  家理律师推测到,法院未将“探望权”写入调解协议,主要还是因为现行法律的空白。毕竟,与离婚父母探望未成年子女的权利是基于亲子身份关系以及法定监护权不同,宠物“探望权”纯粹基于当事人双方的约定。鉴于约定的无偿性,将来若一方拒绝另一方看望宠物,调解书很可能出现执行不能或执行成本过高的情况。

  北京家理律师事务所专注婚姻家庭法律服务,创始人易轶律师执业13年,始终专注于婚姻家事领域的研究和实践,已带领团队办理过3000多起婚姻家庭、遗产纠纷案件,是北京资深婚姻律师北京著名离婚律师,为众多有婚姻家事困扰的人找到了幸福的起点,如您有任何关于婚姻家庭律师法律服务的问题,可留言咨询,家理律师事务所所将有专业离婚律师为您答疑解惑。


【关键词】家理律师,北京资深婚姻律师,离婚财产分割,易轶律师


婚姻专栏

易轶律师

服务热线

13240154941